冠古絕今 全能女俠薛素素(下)

▲薛素素題跋像。(圖/擷取自網路)

記者陳立驌、施彥毅/綜合報導

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post, don't forget to subscribe!

《懷人詩》良夜思君歸不歸?孤燈照客影微微。攜來獨枕誰相問?明月空庭淚濕衣。

這是薛素素晚年的詩,經歷了諸多的情愛糾葛,有感而發。年輕時,她與武陵少年連騎出遊,往往引起圍觀者注目,就連女詩人徐媛都曾讚賞:「一束蠻腰舞掌輕」、「花神使骨氣縱橫」。

薛素素曾被一位名叫李徵蠻的將軍看上而當了寵妾。當她的畫像傳入南方少數民族地區時,酉陽(今重慶市酉陽縣)有一位彭姓的宣慰使深深地迷戀上了她。為了能得到薛素素,彭宣慰派了一名姓馮的書生,花重金才把薛素素騙到了酉陽。到了酉陽後,薛素素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,所以死活不肯答應嫁給彭宣慰。彭宣慰無計可施,惱羞成怒之下將薛素素羈押了十餘年才放回。回到南京後,薛素素重為歌妓。她後來遇到江南名士沈德符,沈德符為她贖身,薛素素便嫁給了沈德符為妾。

在脱離教坊後,過上了安逸閒適的閨秀生活,又嫁名士沈德符為妾,隨着身份的改變,她在繪畫選材上也有所變化。由熱衷於蘭、竹題材的創作轉向人物畫和山水畫。夫婦二人在一起舞文弄墨,閒暇之時,四處遊逛,飽覽江南秀麗之姿。

但好景不常,若干年後又離開了沈家,最後嫁給了蘇州一位富商作妾,並於青燈古佛中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。

王稚登曾送過薛素素、馬湘蘭每人一個硯台,並在給薛素素的硯台上留了硯銘,來見證這段情:調研浮清影,咀毫玉露滋。芳心在一點,餘潤拂蘭芝。只可惜此端硯在遭逢文革動亂時而下落不明,綜觀薛素素一生,才情並茂的她,也不免因其曾淪落風塵,而在感情上顛沛流離,做為一個現代女子,對比之下,能不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嗎?